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真的有這麽大威力嗎?!

最近幾個禮拜香港抗爭者一直對美國國會九月份重開之後所提出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下稱人權法案)一直報有很大的期望,我也想對這個問題分析一下,到底人權法案是在什麼環境下提出,存在都意義有多大,嘗試從不一樣的角度來分析一下這個問題。

其實我開始關心這個問題是來自最近看見不少連登和網絡評論家的風向說到,最近需要為了爭取美國通過人權法案,所以不能讓民意扭轉,前線勇武不能做這個那個,尤其是鶳和裝修,其實我也寫過一篇關於鶳的文章,因為覺得鶳會讓美國人觀感不好,可能影響人權法案通過,其實這有沒有什麼依據呢?

網絡圖片

首先,我想說說為什麼美國會有這個人權法案,當然這個人權法案最早是雨傘革命時已經提案了,但是當年因為沒有太多人的關注,最後也不了了之,擱置下來了,所以在今天香港反送中運動經過了幾個月時間如火如荼都環境,美國有議員舊事重提,再次把人權法案重提上議程。當然這次可以通過都機會應該很大,所以才讓不少香港人報以期望。

那到底人權法案是不是真的有這麽大的威力呢?!不如我也說說我的看法吧,先說說這個法案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通過,照現在的進度,人權法案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估計最快也要十一月)才能通過立法程序。那就是說如果因為想讓美國有個良好的印象,香港的抗爭在這段時間就需要節制一下,姿勢不要太難看,要不然就可能讓美國人不高興,人權法案可能就不能通過了,但是到底事實是不是這樣呢?!我們不如回頭重新看看我們抗爭到底想達到什麼目的吧!

首先,這場運動有一句最經典的口號,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這是不惜攬炒的決心去抗爭的理念,我之前都在文章裏談論過為什麼要攬炒,那終極就是達到攬炒的目的,因為攬炒了,香港人才是最大贏家,那人權法案是不是為了攬炒呢?!顯然不是,人權法案只是一個制裁某些官員的法案,當然會讓這些官員有所顧慮,但是這種制裁也不是馬上就可以見效,而其目的也並不是攬炒,而是拖延攬炒,其實今天的人權法案,我的看法是為了讓香港政策法得以延續,那什麼是香港政策法呢?下面參照維基百科的詞條說明一下:

美國-香港政策法》(英語: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又稱為《香港關係法》、《美港關係法》,是一部現行的美國國內法,由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的法案。鑑於在1997年7月1日,英國結束對香港的管治後,香港主權移交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美國政府重新釐定對港政策。美國國會通過此法案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將香港區別於中國大陸,在一國兩制框架之下,支持香港人權、民主與自治,保障香港生活方式及美資在此國際金融中心、自由港營商。根據香港關係法第202條(美國法典 – 外交 第5722條),美國總統如認為香港自治情況不足以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統有權簽發行政命令中止此法;如美國總統認為香港恢復自治,可恢復此法。

我在為什麼要攬炒的文章裏面也說過,攬炒就是要讓美國中止香港關係法,讓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不再存在,這才是對大陸政權最精準的打擊,而今天如果香港發生淋病說的所謂的「動亂」,讓淋病政權可以實施戒嚴軍管(其實現在已經半戒嚴狀態了)或者實施任何相關都政策(例如緊急狀態才能行使的緊急法)而不足以證明香港還存在自治的狀態,影響美國在香港的經商的利益,其實美國總統已經有權簽發行政命令中止香港關係法而不需要什麼人權法案,其實這個更容易達成,那何必要花幾個月時間去通過人權法案呢?!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這個問題就要從美國利益看這個問題了,香港關係法的確是一個足以一招斃命的猛藥,但是和任何猛藥一樣,都有副作用,這個副作用就像七傷拳一樣,即會殺敵,也一樣傷自己,而美國如果中止香港關係法,對在港的美資企業一樣傷害很大,所以用的時候就有很多的顧慮,那人權法案其實相對香港關系法就是一劑輕藥,先制裁那些官員從而達到影響力,而不用中止香港關係法,作用就是如果制裁官員的人權法案有效果,就不需要中止香港關係法直接影響美國在港的經濟利益了。其實最終目的也是為了保護美國的在港利益而已。那今天如果還為了讓美國人慢慢爭取通過人權法案,我們就自己放慢手腳,那到底抗爭是不是失焦了呢?首先,美國幫香港人也一樣會優先考慮自己利益,那香港人抗爭,不可能認為美國會全力以赴的幫助香港,我們只能製造環境逼美國採取對自己最有利益的政策,同時又是香港的抗爭著想達到的目的,例如情勢危機到令美國總統認為香港的美資企業需要撤離,而中止香港關係法,這才是真正的抗爭之道。因為只有美國中止香港關係法,才是終極攬炒的目的。

所以不要因為美國出了一個看似幫助香港抗爭著的人權法案,就把自己之前抗爭的目的給忘了,記住我們要的是攬炒攬炒攬炒,人權法案只是配菜,有當然好(其實好不好還真不好說),沒有根本就沒關係,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別為了一個配菜忘了自己想要的主餐。

說完人權法案的問題,順帶也說說最近的NBA火箭隊總管和《爐石戰記》遊戲玩家撐香港引發的問題,反映出大企業為了利益可以選擇跪支共政權,但是同時也一樣引發西方社會更關注支納粹的滲透的反彈,其實西方社會之前可能只有政治家比較關心支納粹的問題,普通人認為和自己沒什麽直接影響,因為感覺距離太遠,但是這次因為一種在西方非常普通的政治表態都被一個獨裁國家用一國之力來打壓,這種情況可能讓西方人更看清楚其實支納粹的影響力已經滲透到自己身邊了,而不是遙不可及和自己無關的事。而西方文化,大企業的老闆其實是顧客,當然支納粹可以用支國市場威脅企業屈服,但是這些跪下的企業其實喪失了一個企業應該有的自由意志這種西方社會的核心價值,所以同時一樣會損失自己本土顧客的利益,這種兩難的環境,企業就需要選擇歸邊,這些企業裏面其實不少員工也會有自己的政治立場,這時候企業可不能像香港國泰航空一樣隨便炒了這些員工,而這些員工也受到當地國家政府保護自己的言論自由,那支納粹想逼這些企業跪下,禁言他們的員工或者炒了他們,其實有難度,甚至會引發反效果,這種策略其實也是七傷拳,打不死敵人,自己已經被打死了。當然支納粹以前經常用七傷拳,因為以前對付在支企業可能有效,因為大部分時間用恐嚇已經達到目的了,而且當時可能沒有香港問題激化,大家對這種軟恐嚇可能不太關心,但是現在香港問題引發的大範圍表態,屬於西方最普遍的言論自由範疇,而且估計會有好多人表態支持香港人繼續抗爭,尤其是大企業裏面的人也一樣會表態,那如果支納粹想用極權思維逼大企業跪下,估計會弄巧反拙,直接引發西方社會普遍市民關注支納粹滲透的問題。從而支持政府對支納粹的制裁。這也是西方社會互相制衡的一種體現,捍衛自己價值觀也是捍衛自己的最終利益。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人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