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才是權力的遊戲

前言,本篇作者鄒華昰我一位我很佩服的大陸朋友,相識於2018年,這篇其實昰他在微信和人討論的節錄,文字做了一點修改,因為某些敏感詞在微信發昰用代稱的,為了方便閱讀我也改成原來的文字。我覺得作為一個在支那受教育而沒有接觸國外教育的人,能有如此思考邏輯,昰很難的的事。最近在家隔離,閑來無事在看『權力的遊戲』順便分享一下這篇我覺得非常值得看的文章。

————————————————————————————

其實,關於信用金融的邏輯,《權力的遊戲》一樣也有相當好的表達,我倒不是說作者肯定懂歐洲金融,但歐洲的文化背景就在信用金融邏輯之下,所以人家的作品反應出來的當然是信用金融邏輯。小說中的蘭尼斯特家族是不是很強大?是不是軍事能力強,但是瑟希還得去鐵金庫借錢對不對?維斯特洛大陸的金融中心就是鐵金庫,而鐵金庫並不是軍事中心,對吧!而擁有軍事力量的各方也不敢消滅鐵金庫,對吧!所以,金融信用=軍事實力嗎?根本不是!

更有意思的,《權力的遊戲》中,我們是不是總覺得蘭尼斯特家族是邪惡的一方,至少瑟希是比較邪惡吧,相對而言,龍女是正義的一方對吧,而且,到目前為止,龍女是不是軍事實力很強大?

可大家瞭解鐵金庫的角度嗎?鐵金庫可以給蘭尼斯特家族貸款,但不會給龍女貸款

這是為什麼?很簡單,龍女是個人崇拜,中央集權制度,而瑟希無論她如何歹毒,她那裡是中世紀歐洲的貴族分封制,也就是一定程度的契約制,所以,鐵金庫是不會給龍女貸款,但可以給歹毒的瑟希貸款,所以,歐洲思想的核心是德行嗎?不是,而是信用,恰好,蘭尼斯特家族的口號是什麼,「有債必還」,這個金字招牌才是蘭尼斯特發展壯大的原因。

《權力的遊戲》是一個沒有明顯正義與邪惡,高尚與卑鄙的臉譜劃分鮮明的小說,這才是歐洲思想的精華所在,而臉譜化思維是我們(支那)的固有模式。

再來看美元,我們總說美元強大是因為美國軍事強大的原因,可是大家別搞錯了,美國軍事是聽命於美國政府的,而且美聯儲是不聽命於美國政府的,也就是說,美國軍事跟美國金融根本不是一個指揮體系,而冥幣系統與支國軍事才是同一個指揮體系,接受同一人指揮。

美元的優勢從何時奠定的,是從佈雷斯頓森林體系建立開始的,佈雷斯頓森林體系是以美元建立自由貿易關係,背後有一套複雜的操作,其實也就是說,美元的信用來自的自由貿易的體系建立,本不是軍事強大,當然,美國是自由貿易的受益國,而美國軍隊,會為了保護美國的自由貿易而出戰,其實,美軍的目地是保護美國自由貿易的利益,但客觀上確實也使美元受益,於是我們就有美軍保護美元的認識,其實,你強大了我也受益,但不等於你是為了我而強大。

美軍歸根是聽美國人民利益需要而出戰的,並不是聽美聯儲而出戰的。

甚至,美國政府相當痛恨美聯儲,打個比方,小布什總統就一直在推進美聯儲國有化,美國政客心裡是相當討厭美聯儲的。

再來,支國軍事也算是世界前幾強之一吧,但支國貨幣的信用能力在世界排名多少?

其實冥幣信用始終只在牆內,基本無法出牆,所謂冥幣國際貸款,是給了貸款後只能來支國進行商業合作,所以,很多國家是不要白不要,要了也不打算還,因為你的貨幣沒信用,人家對你也懶得有信用。

所以,集權國家的貨幣,完全沒信用,這跟龍女是得不到貸款邏輯一樣。

再來看拿破侖,我們都知道拿破侖輸於滑鐵盧一戰,好像就因為這一戰輸了才敗的事實上,拿破侖因為實施了集權政治,所以他在歐洲一直得不到貸款,而他的對方,卻屢敗屢貸,直到拿破侖撐不住,也就是說,拿破侖注定有此一敗,不在滑鐵盧,也在鐵滑盧,或在盧滑鐵!

這就是權力越大,信用越低的典型。

所以這個世界本質是個什麼世界?簡單來說,畫一根軸,左端是信用越來越低,集權越來越大,右端是信用越來越高,權力越來越小

而金融的規則就在於,你雖然可以決定你在這軸上是哪個位置,但這軸上對應的一系列狀態,是你決定不了的,比方,你的金融在軸的右端,你就不可能集權,你的金融在軸的左端,你就不可能有信用金融,但你可以左右滑動,各參數相應發生變化

金融与政治的关系图

從這個邏輯圖上可以看出,為什麼改開之後市場經濟能有所發展,為什麼市場經濟發展有限,為什麼牆國現在在發生權力階層的鬥爭,從邏輯上就可以看出來。

如果有人要問,瞭解這些有什麼問,我得說,瞭解這個關係,我才能說出為什麼金融變天的結果一定是民主,金融變天是怎麼變,變化過程中會發生啥,特徵是啥?

集權度高=信用度低,兩者與反比關係,同理,金融變天一定是高信用金融品替代低信用金融品,而高信用就無法誕生集權制度,低信用金融品崩盤,集權體制立即崩盤,連槍也不會響,因為指揮槍的金融體系崩盤,槍不會聽廢紙指揮的。

所以,牆國這些年嚴防死守的是什麼?你們以為是輿論嗎?不是,因為大家還能看到一些牆外的信息,還能說一些話,所以這個牆並不是滴水不漏的,而牆國真正滴水不漏的牆,就是金融防火牆,限制你兌換美元,不讓外資銀行進入,不讓企業食堂券做大,不讓各種代金券成長,不讓各個金融資金池做大,不讓民間支付做大,這一切都是有金融邏輯的。

但是未來金融變天的系數有沒有?當然有,很簡單,財富向更高信用發展這是定律,冥幣沒有價值,權貴階層不會滿足了冥幣這種廢紙利益鏈,他們一定希望自己手上的財富更有信用保障,所以,他們為了自己財富做出的一切努力,本質上就會是推牆的結果,所以,為什麼今天最危險的恰恰就是趙家人?因為他們手上的財富太危險了。而要清除這些財富也沒有那麼容易。

一方面,集權不希望財富階層發展壯大,另一方面,你擁有權力的本質又是因為你要進行利益輸送,所以,權力所有者在利益鏈控制上操作相當有壓力,當下牆國權力所有者最大的危機就是,一旦自己的美國儲備急劇下降,等於權力所有者的利益輸送鏈瞬間斷裂,各種財富勢力聯合進來進行金融變天就是非常正常而且無法阻擋的事。

為什麼美國直接要求降低2000億貿易順差,因為中國進出口是配額控制的,你提出任何形式上的要求都會陽奉陰為的通過配額控制讓你毫無意義,所以美國不再要求你開放哪個市場,而是真正要求你減少多少順差,這樣一來,牆國權力所有者,直接損失2000億利益鏈控制能力,權力危機大大來臨。

簡單來說就是,你沒利益給大家了,大家還憑什麼聽你的?

我再用歷史舉例,漢獻帝是不是皇帝?為什麼諸侯不聽這個皇帝的?

權力是個虛無的事物,本質是利益輸送能力,東漢末年的政治危機中,每撲滅一個危機,就要付出更大的利益輸送,更大的利益輸送後又形成更大的利益鏈獨立集團,要消滅這個更大的利益鏈獨立集團,又得再進行更大的利益輸送,於是,輪到董卓進京後,漢庭利益輸送徹底透支完,朝廷對各有強大利益的人而言,可以愛聽不聽了,而曹操有自己的利益鏈,利益來源根本不靠漢獻帝,所以,漢獻帝只能聽曹操的,為曹操所用,所以,利益輸出能力才等於權力。

有人一定會說,支共的軍隊基本沒有利益輸送,也打贏了國民黨。

其實,這就是因為你不知道一個現代金融概念,就是期權,支共得到少量的俄天使投資,開始了革命,但確實仍然沒有錢組織強大的武裝,於是支共給什麼?給的是願景,其實就是今天說的期權,簡單來說,打土豪,分田地,這就是一個創業期權模式,相當於今天你來我這裡打工,我給的工資很低,但我給你期權這種承諾是一樣的金融邏輯。

有人說,槍就是權力,其實指揮槍本身就要付出利益輸送成本,再其次,從數學講解來說,槍是給人負利益輸送的,打個比方,用槍逼著你做某事,也是用巨大的負利益輸送來讓你做某事,當然,逼你的槍也是付出了成本,也就是說,無論你是聽話,還是不聽話,權力都得付出成本。

再來現在的一切維穩手段,你不聽話,就讓你的家人,親人不好過,尤其是體制工作的,這也是一種負利益輸出能力,為啥能對你進行利益威脅,因為你在他的利益鏈控制之下,你是做生意的,是不是可以擺脫他的利益鏈控制?也不行,哪怕你的生意是百分百合法,你的銀行流水全部在黨控制之下,你的貸款,你的政策,全部是黨控制的,你還是在黨的利益鏈控制能力下。

再來說支國人的習慣(注:我覺得這也是人類的天性),人是永遠無法逆自己利益鏈上游的,即便你在美國,你可以罵總統,每個人也不敢隨便罵自己的老闆,只不過,人家老闆賺的是市場利益鏈的錢,所以市場利益為最大原則,也犯不著個人權威至上,而中國自商鞅以來2000多年來都是集權利鏈社會,百姓的一切利益鏈都被國家控制掌握,利益鏈底層是很難反抗利益鏈上游的,因此,中國2000年來的造反特徵是啥,要麼是利益鏈徹底失去的人選擇,比方飢民,因為本來就沒利益鏈了,你自然也無法控制他,要麼就是利益鏈能力非常強大的人,比方藩王,豪強,而平常社會,只要利益鏈基本穩定,百姓就難以造反。

再來說歐洲,歐洲的集權制度一直不成功,我認為歐洲一直沒出現商鞅式集權頂層設計的天才(注。我覺得這裏因果關係大部分昰來自地緣經濟和地緣政治,支那平原一馬平川,所以產生小農經濟,所以走向依賴集權保護昰必然的方向,沒有商鞅也有鞅商。歐洲山多,城邦社會只適合貿易經濟,所以有商鞅也集權不了。),而中國商鞅的集權頂層設計,就是從集權金融,集權利益鏈開始下手的,相當有邏輯。歐洲沒有,由於歐洲是海洋文明,貿易為先,所以歐洲過早地誕生了信用金融,這也是歐洲一直無法中央集權的原因,歐洲中世紀大體都是封建制度,封建制度本質是一種契約制度,在那個時期,土地是最大財富,因此一個國家根據土地進行契約分封,這種制度下的國王不僅沒有實質的集權,反而還有集權金融悖論,即不斷地利益輸送,最後自己破產,這例子在歐洲舉不勝舉。比方末代法王常窮到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打劫。

因為歐洲始終依賴貿易,從而信用金融一直發展,因此國王進行集權金融是基本不現實的,國王無法用自己的貨幣來請雇傭軍打仗,理由很簡單,你要是輸了,你的錢有個鳥用,因此,國王只能老老實實去威尼斯貸款打仗,然後拿稅收還貸。(注。早期金本位銀本位其實都限制各國自己發行自己的貨幣,打仗只能用硬通貨幣也是這個道理,就像當年耄賊如果用國冥黨政府發行的貨幣打仗,肯定輸得很慘。)

因為歐洲一直有多邊關係,因此,歐洲基本沒有集權金融操作空間,每個國家的貨幣都得有一定信用,多跟少而已,但集權則絕對沒有信用。

所以,這又理解了,為什麼中國王朝一直重農抑商,因為商人發展的就是信用金融,而這個制度就是商鞅開始的,春秋時期,商人是各國自由來往的,政治是封建契約式的,各國貨幣是自由兌換的,這一切跟歐洲基本一樣,從商鞅之後的秦開始出現了這個集權金融體系。

從商鞅知道要重農抑商這一點來看,商鞅比今天多數人都懂金融。

現在大家再來看看,朝鮮有啥商業?蘇聯有啥商業?古巴有啥商業?是不是本質一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